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聊斋故事:合欢花

🍉黑料吃瓜/微密圈资源

(这个故事,很多人喜欢,修订重发一下,已阅的朋友请跳过)明朝末年,苏州府有父女俩,女儿叫林艳娘,父亲称作林父,他们经营着二亩花田,以卖花为生。林艳娘生的美艳,又是卖花姑娘,当地人都称她为花仙子,每次她在街上卖花,很多人都会围上来,有买花的,也有看人的,还有一边买花一边看人的,大家都说人比花还要美。

聊斋故事:合欢花_黑料正能量

林艳娘二八年华,也到了适婚年纪,这样美艳的小娘子当然会吸引很多男子的目光,也有很多人上门提亲,但林父都一一回绝了。就在十几年前,苏州发生水灾,林妻在这场灾难中不幸离世,林父就带女儿林艳娘逃到了中原商县,父女二人衣衫破烂,蓬头垢面,流浪在商县街头讨饭。屋漏偏逢连阴雨,父女二人连肚子都填不饱,年幼的林艳娘又生病了,她浑身滚烫,已经烧的不醒人事,林父跪在街头恳求好心人给些银钱,救救她的女儿。围观的人很多,但给钱的人却没有,他正在绝望之时,一个年轻妇人挤到林父面前,那妇人皮肤黝黑粗糙,穿着带补丁的粗布衣服,一看就是个下苦力之人。妇人从兜里掏出一块脏兮兮的手帕,手帕里包着东西,妇人说道:“拿着,赶紧给孩子看病去,医馆就在西边!我带你去!”林父给妇人磕头,说道:“好人呀!你真是个大好人呀!”?“孩子诊病要紧,赶紧起来,我带你过去!”妇人走的很快,林父就一路小跑的跟在妇人后面来到了医馆。郎中给林艳娘把了脉,说是感染了风寒,并抓了几服药,说道:“孩子需要静养,不要见风!”林父心中悲痛,他们父女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,怎么静养,也不可能不见风,他想着想着就流下的眼泪。那妇人说道:“这位大哥,我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,你要是没地方去,就先去我家吧!孩子的病好了再说!”林父没有办法,只能跟着那妇人回家去了,妇人赶紧熬药给林艳娘喝,喝完药的林艳娘才安静的睡去。这时林父才开始注意妇人的家,这个家就几间破草房,可以说是家徒四壁,通过聊天得知,这妇人也是个苦命之人。妇人名叫白莲花,丈夫安鹏,夫妇都是当地的农夫,他们还有一个几岁的儿子叫安家良,一家三口日子虽苦,但也很温馨。可就在一年前,丈夫安鹏出去帮人运货,货船翻入江中,其他人被打捞上来已经死了,而安鹏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丈夫不在了,白氏就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,她在自己地里种了菜,每日去集市上卖菜,挣些钱度日。二人正说着话,就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扛着锄头回来了,这就是白氏的儿子安家良,这孩子勤劳懂事,母亲去街上卖菜,他就在菜地里除草。林父和林艳娘在白氏家里住了几日,林艳娘的病就好了,林父对白氏母子的帮助非常感激,就写下了婚书,把女儿林艳娘许配给了安家良。林艳娘早已经定下了亲事,林老汉就等着安家上门商量婚事了,当然不会把女儿再许配给其他人。林艳娘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,不管安家是贫穷还是富有,她都愿意信守承诺,嫁给安家良,可父女二人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对方的消息。林父就写了一封信,并叫信人带到中原商县交给白氏母子,可送出去的信却如石沉大海没有音讯。林老汉做事雷厉风行,他担心白氏母子是不是出事了,就准备只身前往去看一看,林艳娘不放心父亲一个人去,也要跟着去。林老汉说道:“你留在家里照看花草,我一个人没事的!弄清情况之后我会立刻回来的!”林艳娘就把家里的银子给父亲带上,又做了十来个白面饼子放在包袱里,让父亲在路上吃。林父出门之后,林艳娘每日上午去街上卖花,下午在田里收拾花草,每日都很忙碌,但也很充实,她盼望着父亲早日归来。这日上午,林艳娘又去集市上卖花,不一会儿,她的摊位前就围满了人,就在不远处的地方,有两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,一个身穿白衣,另一个则穿着带有花色的衣服。

聊斋故事:合欢花_黑料正能量

穿白衣的是城里首富张家的大公子张志林,花衣服的是张林志的表弟武文浩,南京府人氏,他父亲是南京的大富商,比张家更富有,武文浩游手好闲,吃喝玩乐样样俱全,这几日又来到苏州找张志林玩耍。他看到不远处围了那么多人,就觉得好奇,问张志林那是干什么的,张志林就说道:“那是花仙子在卖花!”?“有意思,什么样的花仙子这么吸引人呢?张兄说来听听!”张志林说道:“一个卖花的女子,名叫林艳娘,因为生的貌美如花,所以人们就给她取了个雅称叫花仙子!”武文浩一喜说道:“走,我要看看是如何一个尤物,居然得此雅称!”二人说着就朝人群走去,张志林大声喝道:“大家都让一让!”围观的众人一看是张志林,也都主动的让开了。二人走到林艳娘身边,武文浩就被她的美貌吸引了,心想这还真是一个尤物,简直比花都美,说她是花仙子也不为过。他眯起小眼睛说道:“娘子,你这些花怎么卖的?”林艳娘说道:“请问公子要哪一盆?”武文浩说道:“我都要了!”林艳娘看着他色眯眯的小眼神,知道他并不是想买花,而是想调戏她,就不愿意再理会他,而是去招呼其他人。武文浩霸道惯了,从来没有一个女子敢这样对他不理不睬的,今日居然遇到一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,他不但不生气,反而觉得这林艳娘很是特别,心里是愈发喜欢。二人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后就来到一家酒楼,他们就在楼上找了一个雅间坐下,雅间的窗子就对着林艳娘的摊位,武文浩一边喝酒一边频繁的往外看。武文浩说道:“这小娘子真是一个尤物,秀色可餐呀!”张志林说道:“要是表弟喜欢那还不简单,把她抢来就是了!”武文浩却说道:“强扭的瓜不甜,我不想勉强她,我要让她自愿跟我……”他这话确实把张志林震惊住了,说道:“表弟什么时候改变策略了?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!”武文浩仗着家里财大气粗,在南京府也是横行霸道,经常欺男霸女,只要是他看上的女子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抢走,如今他说出这样一番话确实很意外。张志林说道:“莫不是表弟这次动了真情了?”武文浩嘿嘿一笑说道:“如此尤物,不动真情也是太难了……我要享受一把两情相悦的滋味……”张志林哈哈大笑道:“表弟有所不知,听说这林娇娘早就定下了亲事,要想让她自愿屈服于你恐怕难呀!”武文浩眼珠子一转说道:“你放心,我自有绝招,让她主动找上我!”然后他就趴在张志林耳边嘀咕一番,张志林听的是目瞪口呆,“什么?居然有这种东西?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话分两头,林父来到商县,找到白氏母子居住的地方,根本没有看到这母子二人的身影。林父就向邻居们打听,邻居告诉他,说安家良因为强奸罪被关进大牢,白氏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干出这样的事,就去喊冤,后来就不知去向了。就在半个多月前,安家良无罪释放,他回来不见母亲,就出去寻找了。林父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,这么善良的母子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呢?林父在城里打听了几日,也没有打听到安家良和白氏的消息,就带着失望回家去了。再说林艳娘这边,她每天依然重复着同样的事情,就是与花花草草打交道,这日,她来到自家的花田里除草,竟然在一片牡丹花中发现了一株奇特的花。那株花的叶子是白色的,花朵是黑色的,花型又大又美,她种了这么多年的花,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花,更不知道它的名字,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她也不知道。

聊斋故事:合欢花_黑料正能量

林艳娘是个爱花的人,遇到这样奇特的花她更是爱不释手,决定好好养育这株特殊的花,等父亲回来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花。林艳娘小心翼翼的把这株黑花连根挖了出来,拿回家去栽在一个漂亮的大花盆里,就在栽种的时候,不小心一片叶子就折断了,而且流出了红色的液体,流了林艳娘一手。就在这时,突然就有人敲门,林艳娘从门缝里往外看,就看到了来人,正是那日在集市上遇到的武文浩,林艳娘知道他并没有安好心,就不吭声,也不开门。武文浩说道:“林娘子,你开开门,我有话对你说,我是来买花的!”林艳娘喊道:“明天到集市上买,今天没有!”武文浩说道:“我听说娘子得到一棵奇花,我也是爱花之人,准备出高价买下,娘子先让我进去看看,我不会少给你钱的!”林艳娘还要说什么,突然就感到浑身冒汗,心里像有百只猫爪挠的一样,她控不住自己的心神,差一点打开门。她赶紧跑到灶房,舀了一瓢凉水就浇在身上,可她还是热的难受,于是就跑到卧房,关上了门,咬紧牙关忍受着痛苦的煎熬。武文浩脸上露出一丝淫笑,就翻墙进入到院子里,又开始撬门,林艳娘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,她害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,就捅破窗户跑走了,来到护城河边,纵身一跃就跳了进去。一个风尘仆仆的年轻男子看到有人跳河,二话不说就跳下去救人,他拼尽全力把林艳娘拖到了岸上,两个人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,现在是乍暖还寒的早春时节,二人冻得浑身打颤。男子就把林艳娘背到不远处的一个窑洞里,又捡来很多柴点着,准备把身上的衣服烤干。而林艳娘一点也不觉得冷,她火辣辣的目光看着面前的陌生男子,说道:“救救我……”林艳娘控制不住自己,就与男子做了夫妻。事后,林艳娘非常的后悔,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无法控制的,男子也被她弄懵了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林艳娘说道:“对不起,我可能被人暗算了……”那个武文浩在外面敲门买花,她的身体就不舒服了,她觉得就是武文浩害的她,要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男子很同情她,但不知如何安慰她,林艳娘流泪说道:“我看你也是个好人,我真是对不起你……”男子说道:“这不怪你……”男子说自己叫安家良,他是出来找自己母亲的,顺便把把林家的亲事退了,如今他一贫如洗,他不想让林艳娘跟着他受苦。还没等他说完,林艳娘就大哭起来,“原来你就是安大哥,我就是林艳娘呀……”安家良一听也是又惊又喜,他拉起林艳娘的手问道:“你真的是艳娘妹妹吗?”林艳娘点点头,扑在他怀里痛哭起来。安家良本是来退亲的,没想到阴差阳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们已经做了夫妻之事,虽然自己是被动的一方,他还是要为林艳娘负责的。林艳娘说道:“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贵,我都要嫁给你……”二人就一起回家去了。回到家,林艳娘发现那株奇花不见了,桌子上放了一封信。林艳娘并不认识字,就让安家良看看上面写的什么,他一看是又惊又怕。信上说林艳娘中了合欢花的毒,这种毒是不能清除的,只能转移给其他人,若不转移,一年后就会毒发身亡,写信人还约她去情人林见面,说可以帮助她解毒。

聊斋故事:合欢花_黑料正能量

林艳娘害怕急了,她更担心安家良,他们已经做了夫妻,毒素可能已经转移到他身上了!她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害他,于是就瞒着安家良去了情人林,她想拿到解药给安家良解毒。她来到情人林就见到了武文浩,她猜得没错,是武文浩害的她。原来武文浩得知合欢花的汁液能让人意乱情迷,于是他就把花栽在了林家的花田里,他想林艳娘根本没有见过这种奇花,一定会很稀罕,这种花的叶片特别脆,一碰就会折断,只要汁液接触到她的皮肤,她就会中毒,林艳娘果然就中了他的奸计。武文浩一直暗地里跟踪林艳娘,他看见林艳娘把花带回家了,就过来敲门,想让林艳娘主动投怀送抱,谁知林艳娘却逃跑了,他没有找到人就在她家放了一封信。武文浩说道,“你已经中了合欢花的毒,你身上有很多毒素,要与男子同床共枕百日以上才能把毒素转移完,你把毒素转移到谁身上谁就会死……”林艳娘听了气愤不已,骂道:“你这个畜生,那束花是你故意放在我家花田里的……”武文浩说道:“你做我的女人,我可以帮你解毒!”林艳娘说道:“难道你不怕死吗?”“宁愿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能死在娘子的石榴裙下我这辈子就没有遗憾了……”他说着就扑向林艳娘。就在这时,安家良就冲进林子,捡起一个木棍就朝武文浩打去,武文浩吃痛就跑出了林子。原来林艳娘出来的时候,安家良就悄悄的跟着她来了。林艳娘内疚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害你的……”安家良安慰她说道:“不要怕,总会有办法解决的!”武文浩挨了安家良一棍子,当然不会善罢甘休,三更的时候就带人来抓住了安家良和林艳娘,他把二人带到他刚买的一处宅子里,又命人把安家良扔到护城河里去喂鱼。?“孽子!”就在这时,有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群人走进宅子,其中还有张志林。武文浩看到来人也是吓了一跳,说道:“父亲,你怎么来了?”?“你这个孽障,你竟然偷走我的合欢花来害人……”原来,来人是武文浩的父亲武奎,那株合欢花是他花高价从西域买来的,他买来不是为了害人,而是为了治病,恢复记忆。花买回来之后,他天天闻花香,记忆已经有所恢复了,他记起了两个人的名字,还记起自己以前的名字就叫安鹏。昨日,他发现合欢花不见了,下人告诉他看见少爷拿走了,他心中就暗叫不好,因为武文浩拿走不会干什么好事。他就急匆匆的来到苏州张家找人,张志林就带他来了。“把人放了!”武奎怒道。武文浩只能让手下放人,武奎看到安家良觉得有些眼熟,就问他叫什么名字,安家良说道:“我叫安家良……”武奎一下子呆住了,问道:“你……你认不认识白莲花……”他记起的名字一个就是安家良,另一个就是白莲花,他不知道这两个人与自己有什么关系。“白莲花就是我娘啊!你怎么认识我娘的?”安家良也觉得不可思议。武奎说道:“你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安家良说道:“我五岁那年,父亲到南京帮人运货物,货船翻了,船上所有的人都淹死了,但我父亲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,母亲说父亲可能没死,如今我母亲也不知去向,我想她也许是来南京找我父亲了,我这次来就是寻找母亲的……”他说着已是泪如雨下。武奎听了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就是被武员外从江里救上来的,而且他想起了安家良和白莲花这两个名字,难道自己就是安家良的父亲?武奎问道:“你父亲叫什么名字?”“我父亲叫安鹏!”武奎一听就仔细打量着安家良,越看越亲切,眼泪就控住不住的流了下来。“儿啊,是爹爹不好,是我对不起你们娘俩呀……”十几年前,是南京府的武员外把他从江里救了出来,因为船翻的时候伤到了脑袋,所以就失忆了,也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。武员外没有儿子,就把他收为义子留在了武家,取名武奎,武奎就与一个大家闺秀李氏成亲了,李氏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武文浩,因为武员外太宠爱这个孙子,因此他就成了一个好吃懒做,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。武奎一直很担心原来的家人,但他想不起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谁,心中就十分苦恼,武员外和李氏就劝他不要想太多,他知道他们是怕失去他,他也不忍伤他们的心,如今武员外和李氏都离世了,他就愈发想找回自己年轻时的记忆。武奎听说西域有一种合欢花,只要每日闻花香就可以找回记忆,他就花高价托人买回来一株,他每天都闻,就慢慢记起了自己的名字和另外两个人的名字,他也怀疑过安家良和白莲花就是他以前的家人,如今居然得到了证实。众人听了武奎的话,下巴都惊掉了一地,原来安家良是武奎的儿子,也是武文浩的亲哥哥,太不可思议了。父子相认之后,武奎就派人去西域买回了解药,帮助安家良和林艳娘解了毒。武文浩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就给父亲留下一封信走了,说是出去散心,武奎知道他在家待不住,就由他去了。林父没有找到白氏母子,就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,他得知安家良俩天前就来了,并且与女儿做了夫妻也是惊喜不已。武奎认了自己的儿子,如今林父也回来了,他就为安家良和林艳娘举办了隆重的成亲仪式。小夫妻洞房的时候,突然就有一个蒙面人闯进屋里,拿出尖刀就刺向安家良,安家良被刺伤,不过蒙面人也被抓住了。蒙面人不是别人,正是出去散心的武文浩,其实他出去散心是假,而是藏在一个客栈里,他想到父亲对安家良的关爱,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与安家良同床共枕,就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于是就在洞房夜来杀人。武奎看见是自己的儿子,也是痛心不已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也不忍心惩罚他,但为了让他学好,就把他送到了县衙,根据犯罪情节判处了三年牢狱之灾。以前白氏经常说要到南京寻找丈夫,可一直没有来,安家良觉得母亲就是来南京了,武奎就在全城粘贴告示找人,可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。一日,一个女乞丐晕倒在街上,武奎觉得面熟,怀疑她就是白莲花,于是就把她弄回了家,安家良一看果然是自己的母亲。白氏醒来之后,就看见了失踪十多年的丈夫,还有坐牢的儿子,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武奎和安家良就给她说了所有的事情,一家三口抱头痛哭。三年后,武文浩被释放,经过这三年的牢狱之灾,他已经改掉了之前的恶习,重新做人,武奎和安家良他们都接纳了他,从此之后一家人和睦相处,其乐融融。

好看吗?右下角,点一下【赞】,让我知道你在看^_^

赞(7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黑料正能量 » 聊斋故事:合欢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