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找空乘“陪酒”

🍉黑料吃瓜/微密圈资源

既然一切都回来了,那这个话题似乎又可以聊一聊了,但时过境迁,如今这个话题也要辩证的看。

有一年我跟航司朋友小聚,其中一位说:晚上吃饭方不方便我请一位乘务员参加?

我说可以啊,但你得保证人家知道是我,人家愿意,千万别整威逼利诱那一套啊。

他说放心,我早就说了,人家说关注好久了,我跟她也是好朋友,合适就一起吃个饭。

我说那有啥不合适的,朋友局请就是了啊。

这种局就比较愉快。

但有一种局就有些让人不自在。

比如有的公司的个别人,偶尔会“组织”一些乘务员出去吃饭,饭局里总会有几个不认识的却看似颇具资源的“大人物”,一顿饭吃不出个所以然,坐在那里尴尬的要死。

而且话术极为讲究,不像过去那样直接说这是任务,只是在开始的邀请里简单透露说比如:今晚一起吃个饭吧;正好哪哪哪来了几个朋友;说不定以后对工作有帮助之类的。

真到了饭局上,就会开始劝人喝酒,也不以权压人,就用最普通的劝酒方式,比如:就倒一杯吧;就那一瓶;喝多少算多少;意思意思就行。

但你身份不同,大家本就难以平起平坐,你让人喝,人家姑娘难道还敢直接拒绝?

这种局就属于让我比较不喜欢的局了。我喜不喜欢当然不重要,因为也要承认这种局并不是完全不堪——我有个朋友就在这种饭局上认识了她老公,现在过得依然很幸福。

后来我还真的问过:她领导很欣赏她,见她一直单身,就攒了个局,请了一个她觉得不错的男生,那男孩一直是她们公司高卡会员,年级也相仿,结果俩人还真走一块儿了。

不喜欢的是那种别有用心的、油油腻腻的、不管人家姑娘结没结婚,不管人家有没有对象,就看人长得好看,听说有点酒量,就想拉人出来喝酒,懂的都懂。

当然这么说还是显得很“双标”,我总觉得毕竟我是乘务员出身,毕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,毕竟还有不少的八卦...不仅不劝酒甚至还拦酒,那大家聊起天一定会很开心。

但倘若参与饭局的乘务员要面对没话找话的尬聊,要纠结怎样才能少喝酒,还得不停地起身倒茶倒酒,那这顿饭吃下来,可真算是太痛苦了。

列位看官不要误会,这种现象,在我们行业里是少数。而且,真的有那种严禁乘务员去参加那种无谓饭局的领导,哪怕会因此得罪上级,我一直对此类管理者抱有深深的敬意。

因为在他们眼中,这些女生是应该尊重的,乘务员这份职业也是值得尊重的,没有人是他的私兵,更不是他的所谓资源。

但就像开头说的,这件事现在也要辩证的看:那有的乘务员自己就想通过这种饭局获得资源,又怎么说呢?

如果是真的自愿,且喜欢,那轮不到我说三道四,我可能不喜,但绝对尊重。

我心目中完美的小酒局,每次人不用多,小范围的话最好不超过四个人,因为超过四个要打两辆车,六位是极限,超过六人聊天就很难尽兴,你一言我一语都插不上话。

大家彼此知根知底,酒肴荤素各半,先平喝,再单挑,意犹未尽可以继续加深,不聊政治,少说废话,可以插科打诨,不可动手动脚,酒局结束,回去躺下蒙头大睡。第二天早上起来洗个澡,一碗牛肉面下肚,美哉美哉。

但我就一直反感利用“空乘群体”独特的标签,强迫半强迫的去让人家姑娘参加一些不知所谓的饭局。曾经跟朋友聊起这话题,他说如果每次约你吃饭你都能叫几个空乘妹子来坐坐,那该多惬意啊!

我说我惬意你马勒戈壁。

找空乘“陪酒”_黑料正能量

赞(3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黑料正能量 » 找空乘“陪酒”